成都资讯网

         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程序测试 >

连州“男保姆”的故事

时间:2021-02-23 00:10 来源:网络整理 转载:成都资讯网
本该是颐养天年自得其乐的年岁,陈庆军仍在勤劳工作,68岁了,头发有点发白,但身板硬朗,眼下做保姆,受雇在连州大路边镇看护一位九旬老人,收入虽低,勤恳尽心。 融洽:进入角色 10月24日是大路边镇墟日,陈庆军买了一些油豆腐和干货,作为这两天的菜肴,买完未直接

本该是颐养天年自得其乐的年岁,陈庆军仍在勤劳工作,68岁了,头发有点发白,但身板硬朗,眼下做“保姆”,受雇在连州大路边镇看护一位九旬老人,收入虽低,勤恳尽心。

  融洽:进入角色

  10月24日是大路边镇墟日,陈庆军买了一些油豆腐和干货,作为这两天的菜肴,买完未直接回去,而是绕道去镇子边上的一间小理发室,和认识不久的老师傅抽了一会儿烟———来这里不久,熟人不多,住处又没有电视———这是他仅有的消遣。

  陈庆军是连州星子镇农民,三个月前来到大路边镇当“保姆”,照顾一位老人,负责日常起居一日三餐。

  时近中午,要为老人做饭了,陈庆军起身回去。记者与他一同前往。

  老人衣着干净整齐,舒坦地坐在门口,见陈庆军回来便露出微笑。这两日恰逢降温,老人已穿着厚衣服和棉鞋了。

  老人虽口齿含混,见有生人,慈眉笑目,自称已98岁了;非常好客,笑着再三要留吃饭,不断招呼陈庆军赶紧做饭,做三个人的饭菜。

  勤俭:会过日子

  走入陈庆军雇主家里,第一印象是房子虽旧,地面非常干净,每天打扫的样子。这是一间乡镇典型“二层半”,上下层,偌大的空间只住着陈庆军和老人,雇主一家另有住处。

  这日的午饭是蒸干鱼皮和青菜,陈庆军说,干鱼皮七元钱一斤,一斤有好多,可以吃很久了。厨房简洁,地面干燥,炊具摆放井井有条。

  对于每月100元的伙食费,陈庆军觉得有点少,不过他自有办法,利用雇主的菜地,种上几样青菜,这样蔬菜就解决了;他指着屋角堆放的几大捆茅草说,平日里还会去野外割茅草,用来烧火煮饭。

  责任:撑起一家

  面对镜头,陈庆军笑着有点羞涩,言谈质朴而实在。对于雇主开出的600元包吃住照顾其老父亲的条件,陈庆军说基本满意,加上自己领的200元低保,每月就有800元的收入。

  陈庆军老伴身患残疾,一女已出嫁,也在农村,家境贫寒,所以他还得一个人出来做工赚钱。陈庆军平日里很节俭,只抽低廉的旱烟;虽然家离这里仅十多公里,车钱才二、三元,他只在每月发工资后回家一天,把钱拿给老伴做生活费。

  陈庆军说,自己膝下仅有一女,其也在农村,养着小孩,生活甚至比自己还困难,所以也不指望能帮扶些家里。今年春节,陈庆军的女儿给了他和老伴一人一百元的过年钱,他考虑到女儿的困难,就全数包了红包给回外孙们。

  善良:收养弃婴

  令人讶异,陈庆军说自己还有一个养女,现在读初二。

  “1997年的农历7月20日……”陈庆军至今铭记,那日凌晨一点钟,熟睡的他突然惊醒,外面似有婴儿啼哭,忐忑开门查看,门口地上竟有一个啼哭的婴儿!旁边留有纸条:希望有心人将此女收留……他当时手足无措,惶恐地朝黑暗里喊:“谁送来的?和我见个面吧!”无人应答,不过他至今仍肯定送婴者当时就在黑暗中。至于为何遗弃在自家门口,陈庆军也不知道,他估计是外乡人。

  陈庆军次日抱了女婴到乡里、镇里报告原委。后来出于善心,家人也不怎么反对,陈庆军收养了女婴。

  生活本就拮据,陈庆军好不容易把养女拉扯大,艰辛可想而知。陈庆军卷着烟笑说,现在养女处于叛逆期,不太听话,有时闹点小脾气;趁现在还干得动,他要好好维持一家人的生活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